网站首页 > 成长园地 > 品德与法制教育

平 凡 的 岁 月 ——和青少年谈谈我的人生

【时间:2020-06-12】【阅读:656次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章祖文

       题记——

      过日子就是平平淡淡,没有什么对或错,更没有什么狠或孬,只要为了孩子为了家,再多的艰苦都是甜。

       长江之水,势不可挡;初心不改,执着前行。面对未来,我们充满信心。因为汗水与收获永远成正比例。.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回  忆  篇

        今年6月17日,是36年前的农历五月十八。这天,对我来说,是一个很好的日子,值得纪念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这天,我和妻子完成终身大事,成为终生伴侣。时光匆匆,岁月悠悠。一晃我们走过了36个春夏秋冬。

       在我书生意气的时候,看到许多资料上说,五月是鲜花盛开的时期。那年的农历五月十八,在父母和两个妹妹的撮合下,我们走到了一起。那天,我们没有鲜花,没有热烈,没有“洞房花烛夜”的浪漫和排场,彼此只有心语,只有真诚,只有梦想。

        她出生在大旱的年份,其父母为她取名“旱平”,意为大旱之年是平安的。我们走到一起时,我给她的名字改为“秀平”,意即做得“优秀、平和”。从此,身份证上就是这个名字。她是个劳动能手,其父亲1946年参加革命,后随刘邓大军南下。新中国成立后,在上海警备区工作。1953年复员回地方工作,先后任金桥、三桥小学校长,后任区武装部副部长。六十年代初,下放劳动到离职休养,98年因病去世。妻子由于母亲去世早,加之姐妹多,从小会干事,在十四五岁后,她家里的事基本上都是她包揽,为此,也耽误了读书的机会。

        在农村来说,娶这样的对象应该是合适不过的了。所以,父母和亲友都很赞成我们的婚事。我们结婚时,父母给我们140元钱,说给他买衣服和结婚用品。我们商量,拿出一半买东西,一半存放信用社,明年养孩子用。就这样,我们一家人吃个饭,一切从简,结为夫妻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奋  斗  篇

        由于我一直较忙,几乎没有星期天,一遇农忙的插秧和稻谷脱粒,都是她和我妹妹、父母帮忙。我们有了孩子后,孩子由我母亲看管,妻子担负生产劳动和照顾孩子的重任。家里四亩多田,由于丘陵地区,种田路远,尤其是农耕用牛的好几样农具,加上废料,都是手工和肩挑,最远的有一里多路,而且还不好走,一遇雨天,更是难走。我因几次受伤,体力不强,且又在学校和乡里镇里,大部分重活都是妻子干,耕田耕地大多是父亲。父亲是旧社会打长工出身的,合作化时还被调到别的生产队当队长,因此干农业生产很在行。三夏和双抢,我因教学、开会、培训班和新闻采访,所以,我们总是起早歇晚的劳作,忙不过来就叫叫父亲帮忙。

        记得有一年双抢时,妻子凌晨三点多就叫我同她起来到田里扒秧,山边的秧田蚊子好多,咬得我手、脚、背很难受。正在我烦躁时,家里的狗子不知怎么跟我们后面,在山上柴草里晃动几下,吓得我一跳。此后我坚决不这样起早了。可农活要紧啊,妻子要起早干活,我就送她到田里,然后回来做饭,吃过去上班。

        后来想想,觉得惭愧,她一个女人,不辞劳苦的劳累。在怀孕两个孩子的时候,也照常干活。记得一年春耕生产之时,她下午同我劳动,把我耕田用的七八十斤重木耙扛回家说:半下午肚子疼,于是没吃晚饭就睡了,我母亲说:赶快找接生婆医生,可是乡下到卫生院10多里路,来回2个多小时,还没有找到医生,于是在村子里请来老大妈。午夜时分,孩子出生了。可想而知,那时我们的生产、生活是多么艰辛。

        孩子读书时,妻子外出进厂。防非典那年,妻子在常州红星软整集团上班,我和两个孩子在家。儿女在高中读书,学校停课,我周六周日或放学、或下村回来到田地里脱粒油菜籽,儿子在家看门做饭,女儿和我一起干活。1988年,领导安排我到小墩职高工作,随后又到田埠职高工作,无奈丢下妻子和孩子在家。幸好父母那时年龄还不大,许多方面能照顾,使我能安心工作。

        说实话,她在外打工的时候,我和孩子们在家,只有学习、工作和劳动。有一年中秋节,因妻子在常州,我带两个孩子去外公家看节,6岁的女儿、4岁的儿子同我一起,沿着六七华里路的羊肠小道和崎岖山路走去,儿子走不动,我就放在肩上,过缺时,我们一下摔倒有两米多深的田里,还好我和儿子都没跌伤。此后,儿女相继入学,我没有接送过一次,都是他们姐妹俩一道。上了初中,中午我们三人一起吃。到高中后,他们独立在学校生活着。星期天回来,我给他们吵点咸菜带上。女儿有时一周吃不完带回来,我看着咸菜上面有霜了,还舍不得倒掉,心里不是滋味。还好,张遵流校长和妻子、我同学汪方林校长和班主任汪卫华老师对我女儿学习、生活很是关心。儿子的老师许章田老师是我同学,他爱生如子。因此,两个孩子在高中学习算是很幸运。

         两个孩子,都很懂事,从五六岁,都慢慢学会了做事,诸如打扫卫生,洗衣做饭,放牛读书,插秧割稻,都能胜任。在田间,大人栽秧是一行栽六棵,女儿儿子人小,胳膊短,就栽四颗或五颗。到初中毕业时,能同我们一起干了。他们的“早熟”,为我和我们的家庭发展,垫定了良好的基础。1987年,我们盖了四间瓦房,1997年我们盖了三上三下的楼房。2014年,我们同儿子共同花了首付,在城里买了房子。而在这期间,我的父母相继离开人世,我和妻子尽心尽力,将操劳一辈子的二老送老归山。镇政府和亲朋送了花圈,很是风光。我们本着不浪费但要看得过去的原则,共花费6万余元,妻子没有半句怨言。在父母去世三年后,妻子积极支持我给父母按上墓碑。我们都认为,生我者父母,为我成家立业,奋斗了一生,其恩情我们一辈子都报答不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芬  芳  篇

        记得一位哲人说过,艰苦的环境下,忘我劳动是获取一切财富的金钥匙。确实如此。艰苦、劳动、坚守,使我们家庭有了收获,也让孩子们“先苦后甜”的道理。  2000年,女儿和儿子相继到了大学,毕业后参加了工作,接着就是结婚成家。这期间,孩子们长大了,我们身心轻松了。2005年,随着行政区划调整,我到乐桥工作,早出晚归,一年平均近300篇报道,还有会议、检查和相关工作,此时妻子已到常州大学上班。因此,我们逐渐放弃了田地,终于脱离了农业。儿女成家后,我们实行老家、城里两处住,春节时,女儿一家4口从京城回来,我们9口之家在老家过节,享受天伦之乐。

        回想这些年,真是感慨万千。妻子在外含辛茹苦,我在家争分夺秒。每天,每年,教书,写稿,放牛,种田。早上起来做好我和孩子的饭菜,放牛听收音机,一小时后回来和孩子们吃饭,然后上学、上班,各干各行。农忙时,差不多几次母亲做好饭,叫我们一起吃。应当说,那时我们再累都觉得快乐!因为儿女懂事;因为父母健在;因为工作顺心;因为家庭幸福!

        近年来,妻子常说,我们现在都还能挣钱,就挣点吧,女儿两个孩子了,儿子目前一个孩子,马上也有二宝,不简单啊,我们应该减轻孩子们的负担,是啊,能动必须动。令人欣慰的是,孩子们都能理解我们的心。

         我和妻子虽在文化上有差异,但我们深知,过日子就是平平淡淡,懂得包容和理解就够了,没有什么对或错,更没有什么狠或孬,只要为了家,再多的疙瘩和矛盾,都会烟消云散。所以,我们无论在一起还是远隔他乡,我们心里都装着家,都装着孩子,都在平凡的岁月上,努力和出色的工作者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收  获  篇

       一路走来,风雨兼程。

        她,为家为孩子可谓含辛茹苦。36年来,家里家外,份内份外,只要他能干,她都乐于干。与人相处,总不让别人吃亏。所以,她在哪里,在哪个单位,都能得到领导和身边人的称赞。她的善良和能干,促进了我们家庭的和谐,也助推了我和孩子们工作的进步。我,为事业可谓奉献全部。但我们都无怨无悔,心甘情愿。

       我们的孩子从学习、工作到成家,没让我们操心。更让我们欣慰的是,孩子们为人很正直,做事很敬业,做到了让党和政府放心,群众满意,社会称赞。儿子女儿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或优秀党员,我在教学和新闻上也很有突破,曾多次被评为先进班主任和优秀通讯员。1995年以来,我们家庭先后多次被市、县授予文明家庭。2015年,庐江县政府网站公布市县“文明家庭”投票信息,第二天晚上,远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委组织部的一位小伙子夜里打电话说:章老师,你一家太棒了,让人钦佩和感动,我和我的同事为你家投票。无独有偶。我刚放下手机,深圳某网络公司一位叫赵晓倩的女士发来短信说:叔叔,你的家庭是中国家庭的优秀代表,为您投票,为您加油!投票结果公布3200多票。这次入选后,我对镇有关领导说:感谢组织上的关怀和网民的支持,今后把此类评选名额给别人吧,够条件的家庭很多,让更多的家庭评上。

        2002年,我写的《感谢妻子》在《中国乡村论坛》、《巢湖广播电视报》、《潜川报》发表;2016年,我写的《心存大爱的山村女人》分别在中国火炬网、合肥关工委、安庆市关工委等好几家媒体发表。我们深知,孩子们和我小小的成就,都是因为妻子的辛勤付出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感  恩  篇

        如今,我和妻子老了,我也不再有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政治抱负,不再有“人民培养吾,理当更竭力,壮志不能酬,劳动修地球”的豪情壮志,但我在用还能有点作为的一双手,为党的事业和祖国建设添砖加瓦。因此,我们虽然没有铿锵有力的誓言,也不能朝气蓬勃,但我们没有泄气,用劳动充实自己,把日子过好。

         我想,过去的36年,在岁月的长河中,只不过是短暂的瞬间,可在人的一生当中,是弥足珍贵的。36年,我们风雨同舟,同心同德。36年,我们负重前行,义无反顾。36年,我们无愧于心,矢志不渝。

         36年来,我们总结出一个道理,幸福是用汗水换来的。从当初我们70块钱起家,到今天我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、认同感:生我者父母,我生者儿女,是我们力量的源泉。吃苦的是过去,幸福的是今天。现在,我们的儿女不仅从物质上感恩父母,更重要的是从精神上、情感上慰藉我们,连刚刚懂事的孙子、外孙们,都懂得亲近我们。每每看到儿子儿媳、女儿女婿给我们一件衣服,一个礼品,一个电话,一个视频,我们都幸福不已。我想,所有的这一切,都是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,都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,都是我们艰苦奋斗的结晶。

         长江之水,势不可挡;初心不改,感恩前行。面对未来,我们充满信心。我们知道,汗水与收获永远成正比例;我们相信,面朝大海春暖花开。